成长的烦恼:商务差旅如何破冰低线城市住宿困境?

CWT

RoomIt by CWT的中国区酒店业务总监曲宁女士在最近一次前往中国东南部省份福建的旅行中发现了一些令人惊讶的现状。

 “我从厦门搭乘四个小时大巴前往一个偏远小镇,在那里我竟然看到一家OYO酒店。更特别的是,除了OYO,我没有发现其它任何本地或全球连锁酒店。”曲女士所提及的这家酒店其实是一家发展迅速的印度加盟连锁酒店。

曲女士的经历说明了中国低线城市的住宿市场正在经历着一系列变化。目前在这些城市主要还是局限于质量参差不齐的独立经济型酒店。但是,希尔顿、洲际等著名国际连锁酒店以及华住和亚朵等大型中国品牌,已经开始嗅到商机。

然而,对于优先考虑人身安全、住宿品质以及价格稳定性还有包括提前入住、延迟退房和当天取消等在内的增值服务的差旅项目而言,在中国三四线城市寻找合适的住宿场所依然会面临许多挑战。

 

小城市 大契机 – 商务差旅逐步在向低线城市延展

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中国商务差旅市场增长了十倍。全球商务旅行协会 (GBTA) 称,中国的年商务差旅消费已经从 2000 年的 320 亿美元迅猛增加到了 2017 年的大约 3,470 亿美元,到 2022 年,预计将以年均 6.5% 的幅度增长。重要的是,很大一部分增长是由往返于中国中小城市差旅带动的。

随着中国经济日趋成熟,政府已经试图将发展重点从投资主导型转向消费主导型增长。现在,中国不仅销售产品,还生产产品,从而更为激发了商务差旅需求。

中国企业和全球跨国公司越来越需要在北京、上海等传统中心城市,甚至是西安、成都和苏州等二线城市之外的地方住宿。莆田、威海和日照之类的一些三四线城市的商务差旅消费呈两位数增长。

CWT亚太区跨国销售高级总监Akshay Kapoor先生表示,“我们发现一些公司,尤其是制造和制药行业,因为选址的原因越来越需要在三四线城市寻求住宿场所。” “他们在这些城市建立了工厂和办事处,因此需要这些地方能够随时提供住宿房间。”

表面上看,住宿供应似乎不是问题。中国庞大的酒店体量已经得到了充分证明。CWT按照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的结果显示,中国的酒店房间数年平均剧增12%,已经从2013年的266万间增加到了2017年的393万间。

商业房地产服务公司JLL则表示,大规模的交叉发展已使得酒店类综合性建筑在二三线城市供应过剩。

目前,中国中小城市的酒店市场主要还是由单体酒店组成,而不是连锁品牌。这对商务旅行项目造成了一些障碍。

 

安全住宿 – 单体酒店可能存在安全隐患

首先,这些酒店一般无法通过广泛使用的分销渠道预订,比如全球分销系统 (GDS),因此,一些差旅管理公司 (TMC) 无法为其客户提供这些选择。

更复杂的是,许多小型酒店甚至没有接待外国游客的许可证。

在此情况下,商务游客通过其公司的TMC预订酒店时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最终,他们通常会直接向酒店或通过其他网站预订,而不是通过TMC。这就造成预订数据无法自动采集,他们的企业也很难在紧急情况下(重大安全风险)跟踪他们。

由于不同单体酒店的安全实践千差万别,这种安全问题变得更加复杂。连锁酒店会遵循适当的标准,但是很难确定小规模经济型酒店是否配有足够符合规范的街道照明设备或安全出口。

CWT的酒店部门RoomIt by CWT一直在致力于在中国较偏远城镇和城市为其客户增加与商务旅行相关的住宿选择。


安全要求极其严格的公司,比如能源、资源和海洋领域的企业,通常会在允许其差旅员工入住酒店之前进行额外检查和现场审查。

 

自撞南墙-如果谈判失败

另一个障碍是谈判。企业节省旅行开支的其中一个主要方式就是与酒店商定公司协议价。企业保证在特定酒店入住一定天数,作为交换,酒店会提供低于公开价格的房价,可能还有额外的打包优惠。

与连锁酒店商定公司协议价比较容易,因为他们在许多城市都有连锁店,可能会占企业总旅行开支的一大部分。

对于单体酒店,则必须一个一个地单独洽谈。这样非常耗时,成本也高,很难利用跨越多城的交易量商定一个比较划算的价格。

此外,许多单体酒店不具备与企业客户合作的正规程序。

CWT中国区客户管理总监赵睿女士称,“此类合作通常取决于公司与酒店销售人员之间的直接关系。” “我遇到过一些情况,公司与酒店销售经理商定了公司协议价,销售经理更换工作后,却无法兑现了。”

据赵女士介绍,他们通常没有正规的交接,酒店甚至不知道与客户签了公司协议价。还有其他情况是,酒店在旺季根本不会兑现公司协议价。

 

服务本土化-外国差旅员工的支付痛点

中国的数字支付非常先进。大多数酒店都支持微信、支付宝和中国信用卡支付。支付相当容易,但是也有例外:外国游客。

CWT中国区总经理钟明凤先生叙述了一次与公司时任亚太区总裁兼首席财务官去四川省一个小城市旅行的故事,也就是他们的中国商务旅行经历。他们打算付账时却发现根本没法付。

钟先生称,“他们想要付房费,但是酒店不支持国际信用卡。”

这种情况很令人恼火,但并不是无法解决的问题。只不过外国游客可能需要当地办事处帮助他们代为付账。

 

供需关系-更多适合差旅人员的酒店正在筹建中

不过,一切都在快速变化。酒店和旅游业研究公司STR指出,在许多省份的小城市,需求已经超过了供应。这包括安徽、广西、湖北、湖南、辽宁、四川、广东、浙江和云南地区。

这一现状将提升日均房价,也会促使连锁酒店在这些地区增开新店。

STR北亚区业务发展经理Vincci Yang表示,“目前,越来越多的国际连锁酒店,以及一些中国本土酒店集团正在考虑进军三四线城市。他们可能不会将旗下一些最优品牌拿来测试市场,但在当地市场一定会被视为高档酒店。”

例如,希尔顿已经通过旗下的9个品牌开设了将近200家酒店,筹建酒店数量多达400家。该连锁酒店表示,他们将“对不同的品牌细分市场进行战略性部署,满足各个城市的多样化需求”,希望到2025年能够运营1,000家酒店。

大型本地参与者也有许多酒店项目正在开发。例如,锦江国际集团称其筹建计划包括288家酒店和33,043间客房。同时,华住酒店集团在2018年年底宣称“有1,105家酒店正在筹建中,将创历史新高”。

CWT解决方案部亚太区高级顾问孙希涛先生指出,市场上也出现了多起合并项目,有些大型参与者收购了单体酒店,甚至还有其他连锁酒店。

印度的OYO Hotels & Homes就是一个有趣的例子,它通过租赁和特许经营模式管理一些独立经营的经济型酒店。该公司最近声称已成为中国第二大酒店集团。据称,OYO酒店(软银集团控股的连锁酒店的中国子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320个城市,管理了大约1万家酒店和45万间客房。它还声称在今年早些时候收购了一家名为Qianyu的中国中型酒店,此举将进一步扩大其在偏远城市的影响。由于担心标准的一致性,尤其是在质量和安全方面,许多商务旅行项目依然对选择OYO的酒店持谨慎态度。

大型连锁酒店有望引进更高的可靠性和安全标准,使采购和合作变得更容易。许多连锁酒店预计还会改进数字化服务。例如,希尔顿已经发布了第一款中文手机应用程序和微信小程序。此举很有可能引起其他连锁酒店效仿。希尔顿的应用程序很快还将与支付宝关联,以支持宾客使用此应用程序上的数字密钥、在线客房入住及其他关联客房功能。

孙先生表示,“本地连锁酒店也渴望建立自己的品牌,因此,他们将专注于提升酒店设施和服务标准。”

随着中国商务旅行继续保持迅猛增长势头,酒店业将尽力提升服务质量,以应对日益增长的宾客数量。当然,企业目前依然面临一些挑战。

CONTACT US